金沙官网

俄专家:美频频退约开启“潘多拉盒子”-新闻频

作者: admin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 2019-11-01 00:45

俄专家:美频频退约开启“潘多拉盒子”

2019-10-30 15:01:44 参考消息 

参考消息网10月30日报道 俄罗斯今日经济网10月28日发表德米特里·西科尔斯基的文章《美国不尊重国际法,正在打开“潘多拉的盒子”》,摘编如下:

俄联邦外交学院教授、政治学博士弗拉基米尔·什托利认为,美国可能退出《领空开放条约》将是国际政治中的一个负面事件。

俄外长拉夫罗夫则指出,美国可能退出该条约将是一个悲惨事件。不过,他同时又表示,他是从公开报道得到的消息,并无什么确凿的内部信息。

美国打算退出《领空开放条约》的传闻在持续发酵,而且也完全符合美国现行的外交政策,因为其目的就是指向放弃华盛顿的一切国际义务,甚至包括那些事实上对美国人并没有妨碍的义务。

俄联邦驻维也纳国际组织代表米哈伊尔·乌里扬诺夫认为,这种信息让俄罗斯觉得美国已决定要废除军控以及裁军和不扩散领域的所有协议。

从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就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一点,还有美国对待《第三阶段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的态度,美国的态度让这一重要的美俄双边战略安全条约的延长前景变得扑朔迷离。

资料图片:参与《领空开放条约》的美国OC-135观察机。(美空军官网)

资料图片:2011年,参与《领空开放条约》的美俄两军人员合影。(美空军官网)

《领空开放条约》是1992年以欧安组织成员国为基础签署的一份条约。条约允许成员国无武装飞机在其他签约国自由飞行并对特定区域进行观察。该条约旨在缓和军事政治形势、并确保欧洲和北美任何军事行动的透明性。

早先加入北约和华约的所有国家,以及在1945年后欧洲所形成的国际关系体系中保持中立地位的国家都加入了该条约。

因此,美国退出条约将触及的不仅是华盛顿的利益,还有其北约亲密伙伴的利益,而且很显然,“老欧洲”国家反对欧洲境内出现任何军事政治形势的复杂化。

什托利说:“我认为,如果真发生这种事,那就说明不遵守协议和修改现行国际法准则将成为美国人的一种常态。”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人将继续推行其旨在修改所有现行条约的外交方针,他们还将主要从自己的国家利益出发谋求对一些条约进行重新解读。

什托利认为:“美国人在这方面将为自己的利益和地位提出要求,还会要求‘重新看待’国际关系。当然,这将是非常悲惨的,不仅对所有其他国家没有好处,对美国自身也没有好处。”

资料图片:俄军参与《领空开放条约》的安-30观察机。(俄国防部官网)

从另一方面来说,每种消极趋势都应该有一个限度,美国现行政策也不例外,该政策的目的就是让国际法陷入瘫痪,让华盛顿卸去所有繁重的义务。这已导致美国同其一些欧洲盟友和竞争对手的关系发生危机,因此突破这种限度将为华盛顿带来不良后果。

什托利称:“世界上的一切问题都将按华盛顿的需要来解决,美国人希望整个国际社会能够习惯这一点。近期所发生的一切也证明了这一点,无论是与伊朗的核协议,还是美国退出《中导条约》。”

什托利认为,华盛顿的外交行动证明,美国认为任何条约都只有在对美国绝对有利的情况下才能得到履行。美国不尊重国际法,正在打开“潘多拉的盒子”。

什托利表示:“如果一项国际条约规定为几方提供特惠条件,那就凭这一原因它就不可能让美国满意。如果继续执行某项政策会直接损害到华盛顿利益,那这项政策就到头了。”回想一下《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或《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及其他许多全球战略性质的文件就足以说明问题。

什托利说:“也就是说,这都是一些美国人意识到实施起来可能给自己带来很大麻烦的国际协议。碰到这种事,美国人就会蛮横无理,张牙舞爪地挥舞着大棒,让所有人感到害怕。一旦情况变得对美国有利,那美国就会是另外一种表现了。”

【延伸阅读】美学者分析:《中导条约》终结真正原因何在

参考消息网8月5日报道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8月2日发表了弗莱彻法律和外交学院副教授、外交政策研究所欧亚负责人克里斯·米勒的题为《终结,俄罗斯是最大输家》的文章,具体内容编译如下:

8月2日,冷战时代军控制度的最后一根支柱倒塌。禁止美国和俄罗斯部署射程在500至5500公里陆基导弹的《中程导弹条约》不复存在。现在,只有一项重大双边协议——《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限制着美国和俄罗斯的核武库。反过来看,一场新的军备竞赛很可能会展开。

华盛顿和莫斯科一如所料地指责对方的违约行为导致了该条约终结。但是,《中导条约》失败的真正原因是,冷战时期的军事实力对比——签署该条约的安全环境——发生了根本变化。在多极世界里,双边军控协议的合理性大大降低。

当军备控制条约崩溃时,双方互相指责是意料之中的事。但和往常一样,还有更深层的力量在起作用。耐人寻味的问题不是“谁在违反规定”,而是“为什么他们宁愿看到条约失败,也不加以弥补”。

原因很简单。1987年签署该条约时,里根是美国总统,苏联仍然存在,超级大国之间的紧张关系已经接近顶点。两个超级大国都在欧洲各地部署了中程导弹。军事力量对比不稳定,危险集中在欧洲。

资料图片:俄军试射“伊斯坎德尔”战术导弹。(图片来源于网络)

资料图片:俄军“先锋”高超音速助推滑翔导弹规避美军拦截弹想象图。(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今情况发生了变化。尽管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并在黑海和波罗的海扩充军力,但国际政治的最大挑战不再是俄罗斯而是变为了中国。如今,尽管俄罗斯仍然拥有大量核弹头,但它是“二等大国”。

鉴于中国的军力增强,有些军事规划者主张,美国需要在亚洲部署大量陆基导弹。《中导条约》禁止此类武器,但是,华盛顿的许多人认为,没有道理让一项以欧洲为重点的冷战时期条约阻止美国为在亚洲实施“遏制战略2.0版”做准备。

至于俄罗斯呢?克里姆林宫也没有试图挽救《中导条约》,为什么?

克里姆林宫也在认真考虑新技术的影响。《中导条约》只禁止老一代导弹,但俄美现在正研发飞行速度超过3马赫以上的新型高超音速导弹。配备核弹头的高超音速导弹将大大缩短发动核打击所需的时间。

虽然几个国家都在制造高超音速导弹,但莫斯科显然进度较快。普京2018年宣布“先锋”高超音速助推滑翔导弹的一次试射“取得巨大成功和重大胜利……是给国家的精彩献礼”。

外界很难有把握地确定美国或俄罗斯高超音速导弹项目的真正能力,也很难看出如何能形成涵盖下一代技术的新军控制度。不过,华盛顿的许多人对此不感兴趣,他们认为军备竞赛可能是对抗俄罗斯赶超行动的有效战略。

(2019-08-05 12:08:47)

【延伸阅读】中导条约失效 日本外务省称“将继续观察情况”

参考消息网8月23日报道 据共同社网站8月20日报道称,作为8月2日失效的美俄《中导条约》曾经限制的中程导弹开发的一部分,美军于19日试射陆基巡巡航导弹并取得成功。这是条约失效后,美军首次开展曾被禁止的射程500至5500公里的同类导弹试验,美国媒体则称这是1988年条约生效后30多年来的首次试射。

报道认为,美方此举旨在对抗俄罗斯及中国。美国防长埃斯珀提及今后将向亚太地区部署中程导弹,中俄已表态考虑采取对抗措施,也有意见担忧东北亚紧张局势升温。

美国试射陆基巡航导弹后,日本政府8月20日表示将关注中俄等各国动向。由于《中导条约》失效,日本拟与盟友美国就安全保障战略保持紧密合作。

日本政府相关人士称:“与(别国)立即要求美方采取克制措施相比,(日方)将综合判断(试射)给全球安保造成的影响,然后加以应对。”

对于美国将向亚太地区部署中程导弹一事,美防长埃斯珀8月7日与日本防卫相岩屋毅会谈时,称相关部署尚未落实。日本外务省干部强调:“日本并不会立即有什么动作,将继续观察情况。”

日本空自F-2战机挂载XASM-3超音速反舰导弹试飞。(日本防卫省)

(2019-08-23 00:07:01)

【延伸阅读】军情锐评:美国扬言在亚太部署中导 具体型号可能有哪些?

参考消息网8月12日报道 8月2日,美国宣布退出《中导条约》,不再受到该条约所规定的“不发展和部署射程500到5500公里之间陆基导弹”的限制。这项作为冷战时代美苏缓和重大成果、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军控协定的“崩塌”,引起了一连串连锁反应。北约认为,美国退出该条约将加剧欧洲紧张局势,迫使该组织成员国加强在欧洲地区的常规军力和反导建设。同时,美国军方则将“注意力”转向亚洲。

据路透社报道称,当地时间8月3日,也就是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仅一天后,美防长埃斯珀就表示“赞成”在“相对短的时间内”将美国的陆基中程导弹部署到亚洲地区。埃斯珀声称,此举是美军为强化在亚太地区的军事能力,针对中国而采取的“积极措施”。英媒认为,此番言论意味着退出《中导条约》,实质上为美国利用陆基中程导弹作为与中国“对抗”的手段进行了解绑。那么,在表面上严守条约、已然30余年不发展中导的美军,又可能在“短时间”内向亚洲部署哪些导弹呢?

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马斯洛夫认为,近年来美国打着“反导”旗号,密集在东欧和东北亚地区部署的“陆基宙斯盾”系统,本身就是可发射中导的可靠载体。“陆基宙斯盾”属于中段反导系统,可用于拦截射程在3500公里以内的弹道导弹,其拦截弹发射平台——Mk-41垂直发射系统,本身就可发射射程超过500公里的“战斧”攻击型陆基巡航导弹。因此,该系统作为美军现役中导发射平台之一,能够随时部署到美国位于亚太地区的军事基地。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已敲定从美国引进该系统,这也意味着中导扩散的风险已经悄然“吹”向东亚地区。

资料图片:美国“陆基宙斯盾”反导系统。(图片来源于网络)

资料图片:美军陆基“战斧”巡航导弹发射车。(图片来源于网络)

除将反导系统改为中导系统进行部署外,美国也有能力在较短时间内向亚洲地区部署“正式”的陆基中程导弹。据美国《军队时报》发布的文章称,五角大楼研究人员透露,美国在8月将测试一种射程约为1000公里的陆基巡航导弹,该系统可在18个月后进入作战部署状态。同时,另一种射程为1800至2500公里的陆基中程弹道导弹,则可在5年后完成部署。

考虑到美国在冷战末期研发中导的历史,上述评估并未高估美军的研发、部署能力。在1987年美苏签署《中导条约》前,美国已经成功研发出射程2500公里的陆基“战斧”巡航导弹,以及射程约1800公里的“潘兴-2”中程弹道导弹。这2型中导可装载核弹头,采取公路机动发射模式,且当时均可进行作战部署。虽然《中导条约》的签署,使这2型导弹甫一面世便“夭折”,但对美国来说,利用30多年前的技术储备,重新研发并生产新的中导并非难事。如果再结合新近的导弹技术加以改进,则新中导在性能上还会较“前辈”更加先进。

资料图片:美军冷战时期曾装备的“潘兴”2战术导弹。(图片来源于网络)

此外,从长远来看,美国在研的若干高超音速导弹系统,未来也将成为其可部署在亚洲地区的中导系统的组成部分。据美国《航空周刊》网站文章透露,美军各军种都在研发高超音速导弹系统,其中进度相对较快的,是美国陆军主导的“先进高超音速武器”(AHW)项目。该项目汇聚了美国陆、海、空军的研发资源,预计射程超过1000公里,可装载高超音速滑翔弹头,采用公路机动发射模式,具有较强的突防能力。从目前公布的性能指标看,这种高超音速导弹或成为未来美军陆基中导的优先之选。此外,根据美国陆军公布的未来火力系统计划,美军在未来还将研发其他射程为300到3000公里远程火力打击系统。由此可见,美军早已为《中导条约》的失效未雨绸缪。

虽然上述导弹可满足美国“短时间”内在亚太地区部署中导的要求,但这类部署行动显然不只存在技术装备层面的困难。上世纪80年代初期,北约多国政界和民众曾就美国部署“潘兴-2”导弹的问题,掀起多轮大规模抗议活动,使得中导部署成为美国与欧洲盟友关系发展中绕不开的“拦路石”。假如美国试图向亚洲地区部署中导,也可能遭遇类似麻烦。

另据路透社报道称,在埃斯珀透露了部署中导的设想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随即表态,称澳大利亚不会部署美国中程导弹。而在美军可能计划部署该武器的一些地区,如东亚、东南亚和中东地区,美国的部署意愿也可能遭到相关国家反对。如果美国在亚太盟友领土上部署中导的意图难以实现,其导弹或只能“扎堆”部署在关岛、夏威夷等不适宜陆基机动导弹系统发挥作用的地区。真要那样的话,则中导的效能将会大打折扣。纵使美军为中导的研发和部署煞费苦心,到头来结局也未必会令其满意。(文/马骐騑)

(2019-08-12 00:10:01)

(责任编辑: HN666)
看全文
澳门银河网址 007真人 澳门金沙官网网站 澳门网上赌博网址 澳门美高梅真人网站 滚球即时比分 澳门威尼斯赌场网站 叨叨棋牌评测 老葡京开户 8828彩票网官网 澳门皇冠官网网站 澳门巴比伦赌场网址 澳门永利视讯 澳门新濠天地网站注册 澳门真人网站注册